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充满色彩的黑帮生涯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充满色彩的黑帮生涯 
      下课的铃声响起,我慢吞吞的收拾着自己的书包,肥大的肚腩顶着书包挡住了我的视线,只能听见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教室。  我是个死肥宅,是的,死肥宅,向着左侧的窗口一撇,倒影在玻璃上的是一张油腻的胖脸,发型是普普通通的碎发,看起来主人是有打理过,但是太阳的余热还是让有着200+ 体重的我不断的发汗。  收拾完书包,教室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了那个拿出纸笔在拼命写着什幺的安艺伦也了。  我拿起书包背在身上,然后慢慢走出了教室,走廊之上,几个女生围在一起谈论着时尚的话题,其中那位有着金色双马尾,清澈的蓝色眼眸,雪白无暇的肌肤的娇小混血少女心不在焉瞟了我一眼发现不少她想要等的人之后,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然后继续的与其他女生讨论着自己的话题。  我在班级中与加藤惠一样存在感稀薄,有所不同的是,加藤只是单纯的存在感稀薄,而我是不太受欢迎,毕竟是死胖子,还没有与其他人相同打游戏之类的爱好,下课也是回家部成员,没有朋友这也是正常。  走到操场,随着人流,之所以走慢写,当然是为了看那一位头戴白色发箍,有着一头秀丽的黑发,身材高挑肉感,曲线丰满的少女,尤其是那一双黑色裤袜,更少吸引着我的眼球。走在霞之丘的身后,隔着二三十米的距离,这个距离是我多次观察得出,不会被发现,或者说不会惊动别人的最佳观赏距离。我的眼睛就好像要舔上去一样的盯着那双裹着黑丝裤袜的修长美腿,看着在行走中晃动的翘臀,这高中生发育的真棒。  走出学校大门,一辆豪车停在那里,我照例走到了便利店,装模作样的找着商品,然后看那一名令人惊艳的美少女提着书包走向那辆车,端正美丽的容姿,一头过肩的黑色秀发,可爱到犯规的脸蛋,晶莹剔透的肌肤,明亮的眼睛,薄薄的樱色嘴唇,头发两侧绑着的蝴蝶结,还有格子裙以及黑色过膝长袜组成的绝对领域让我看的眼睛都直了。  是的,我来到了一个有着多个世界混合着的地方,这里就像是世界的中心,汇集了所有动人的少女。青春恋爱物语、路人女主等,不过对于目前的我来说,并没有什幺意义。  阳光已经慢慢消散,阴霾笼罩城市,城市的建筑不断向远处的地平线上延伸,昏暗的天空,杂乱的建筑让这座港口城市显得混乱。而事实也是这样的,高耸光亮的大楼下,小巷中每天都能清理出一些尸体,这里家长从小就教育孩子要走在大路上,烂尾楼,棚户区,黑帮占据的夜总会,这个国家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也是最为混乱的城市,作为交通枢纽,数千万的人口居住在这城市,为它服务,海上运送各种各样的「货物」都会通过这座城市——罗纳尔普进入这片大陆国度,单单这座城市的税收每年可以为这个国家提供百分之七十的营收,而腐败无能的官僚们能够拿到钱,也就对其他事情熟视无睹,只要有黄灿灿的小可爱们就好。一条街道、一座店铺都是黑帮们争夺的目标,金钱的力量也人不断涌入这里,高科技公司,和黑帮、雇佣兵共存着,划清界限。而又相互交织。如同七八十年代的香港。  我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看着大楼之间的黑暗小巷中吞云吐雾的不良与兜售着药丸的人,想着今晚,也就是决定我地位的一晚了。我当然会胜利,也一点要胜利。  我重生在这个世界已经18年,今年我的便宜老爹挂了,留下偌大的家产和作为独子的我,他是一个帮派的头目,作为第四代,也是在这座城市拼杀出了一块地盘,虽然一身伤痛,但是也可以说是这座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我作为他的独生子、继承人,当然也应该享受着荣华富贵,悉心培养,然后顺利接班。  但是,这个世界总有些不讲道理的事情。个人武力就应该是一项,毕竟想要争夺地盘,就得真刀真枪的干着,每天发生的枪击、爆炸案件数不胜数,普通黑帮用西瓜刀,高档次一点有些手枪沖锋枪,而在这里,手榴弹甚至枪榴弹、rpg都能看见,在那些贫民窟之中,杀戮随时都在进行。而市区也不见得安稳,为了利益,那些该死的帮派、雇佣军甚至能够在市区使用RPG去从肉体上消灭竞争对手,当然,白天是完全禁止这种事项,毕竟收了钱的官僚也不希望去管理个破败的城市。  当我第一次知道我们帮派的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药丸,我不能够简简单单的接班了。  10月,夜间的天气已经变得有些寒冷,这栋属于帮派的大楼灯火通明,虽然不是最高的那几座大楼,但是从这里这里可以俯瞰整个港口。大楼早已经关闭了大门,近千人在这里追思组长,当然也可以理解为逼宫。楼层中央空调开着暖气呼呼作响,但是我没有丝毫暖意。  我的便宜老爹挂了,但是头七刚过,便有人要求重新推举组长,也对,十几岁的少年,一个死胖宅,必然无法服众。虽然我以为他们会要脸点。  大厅中间,我坐在主位,长桌的两侧坐满了人。  「小哥,你就听叔叔一句劝告,你年纪又小,没有威望,而且还没有经验,我们先选一位组长,待你成年之后我们也老了,这位置不还是你的?不然你毫无管理经验,这上下几千口人都是要吃饭的。」  一个名义上应该叫做大伯的人假心假意的劝说着我。  说的好听,真到了那个时候,谁家没有儿子。到时候我怎幺死都不知道吧。  「别的不说,你甚至还是个处男吧!老大养的那几个女娃都还是处女,拿出来大家帮你调教下啊。」不知道是谁说了这句话,现场的人都哄笑起来,充满了欢乐的气氛……个鸟!  听到这里,我也开始不耐起来,我当然不是处男,但是听着也是烦躁,虽然他们只想嘲讽我。  我依然面无表情的坐在大厅中央,但是那些家伙们带的马仔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怜悯,毕竟作为第一继承人,却没有足够的威望和势力去接手,为了只能当个混吃等死的二代,甚至二代都当不成,毕竟没人会放过失败者的血脉,莫欺少年穷的事情在这座城市比比皆是,跑到哪里练了什幺或者觉醒了力量什幺的,然后回来屠掉当年的仇人的故事可是屡见不鲜。  我,是一个穿越者。  当然,作为穿越者,我的金手指现在就在我面前的这本旧书中,  《手把手教你成为主角》作者:穿越者俱乐部高级VIP会员猫疲桑着(猫疲老爷的幻之盛唐超级棒)  虽然心中不知道多少mmb想要说出口,但是我还是打开了这本书,获得了能力  我得到的是分身的能力,所谓的分身,就是用特殊的手段将自己的灵魂分离出一部分,这些灵魂碎片寄存在自我分裂出来的个体上面,  这些个体的所有感知都会传达给灵魂的主体知晓,如同希灵帝国中的灵魂网络,我的精神以及和我的个体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但是灵魂是有上限的。  拿到金手指后,随着我不断的进食着,分裂开始了,一根根肉芽从我的身体中冒出来,然后交缠着在我的身体汇聚起来,慢慢的编制出了一个肉球,然后肉须不断的从我的身体中冒出来,然后纠结在一起,直到生长到一个成年人大小,然后肉块被人从内部撕裂,出现了一个长的和我相似的脸的男人,不过体型比我匀称多了。  就这样,我连续的持续分裂,靠着大量摄入维持分裂所需的营养。当然,每个分身都是不一样的,不然必然很奇怪。分裂是并不痛苦,但是肉芽生长的瘙痒却更加折磨人。  这可以说是我的底气所在,一百多名对我言听计从的分身已经被我全副武装,但是光有这点人是不够的,而且那些在大楼里面的人可不是死人,而且就算这间会议室里的人当中,也有不少按游戏也可以算作是骷髅精英级别的人物了。这种级别的人物虽然被击中也会死,拼死我十几个分身也是不值得的。  是的,最个世界是个游戏世界,我在穿越前,我玩着GTA66代,这里面虽然内容一样,地图却大了不知道多少,拟真性超级棒,而且加上了MOD后,各种强力能打的精英妹子收入你手,干你的敌人然后被你按在任何地方干。  从我可以分身开始,我就在準备着,我的分身分裂后,会在几天之内长大成成年人的体型,然后我的分身,到世界各地寻找那些mod中有着详细出身地址、信息的女武神们。收集着MOD中的强力人物。  「组长尸骨未寒,你们就这样欺负人,这样好吗?」说话的是我老爹最信赖的人之一,赵锡不过现在也是被排挤的最严重的人,虽然对我是有对老爹的情分在里面。当然扶着我上位他才保得住自己的地盘。  「良辰,我们也不逼你,就按老规矩来吧,」我的那位大伯说道,我们也不占你便宜,只要能斗通关,连赢六场,那幺你就是组长。」  「良辰,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让我来安排吧。」赵锡站在我的身边,「或者老组长有什幺后手,你也用出来吧。」说完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和那些人一起离开了。           +++++++++++++++++++++++++  我回想着昨天的情况,然后走进了大厦。  电梯很快到了停了下来。随着电梯门的打开,我的眉毛不由得挑了一挑。  这栋大厦十层往上五层是被打通的,二十几米的空间不算压抑,四层看台,十六根灯柱上,白炽灯打在擂台之上,供行人上下用的的木质扶梯上铺着大红色的毛毯毯,高低错落不下几百个座位挤满了人。此刻正沖着拳台声嘶力竭地吶喊着,卖力挥舞着手中白色纸券,双眼发红。  中间的擂台上有着铁丝网环绕,台面暗红,上面湿淋淋的,看起来刚刚洗过,有几个马仔正在用消防风筒吹干台面。  「下面,有请今晚我们今晚的主角,号称今晚要斗通关,打败组中全部六位花棍,争夺组长的位置。」  台上的油头粉面的主持人对着话筒用夸张地语调喊着,试图调动起现场的气氛。  我对于这样的环境没有感到半点的不适应,看了看几名站在拳台下面的拳手。都是一帮鹹鱼。  这时,一名皮肤黝黑的男子上台,他穿着紧身背心,浑身上下肌肉虬结。膝盖和手肘都结着厚厚的老茧。  这个人,就是赵锡找来打擂台的人了,这个名叫查萨的男人出生在泰国,跟随的泰拳老师是拳王泰佛!他学习泰拳二十年,踢断过不知多少颗椰子树!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底气,赵锡也不敢让他在今晚台上斗通关,帮我争一争组长的位置。  而对面的人找的,是外号瘦虎赵力,国术大家,当年他靠着大伯给钱配对换骨髓才能活下来,瘦虎的名号上可是沾满了血的。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脖颈,翻身上台。  查萨沖了过来,一记又兇又快的直拳直奔赵力面门。左脚微不可察的一滞,脚下的膝撞已经蓄势待发。这也是泰拳里较为常见的攻击套路,以直拳作为佯攻,用膝撞打开局面,一旦占到便宜,就是暴风骤雨般的肘击和膝击!  赵力往左跨步,左掌微曲去搭查萨的拳腕,往上一擡,右手从查萨右臂外侧笔直穿过,扣向查萨脖颈。  这鬼魅一般的速度让查萨一惊,自己膝盖还没有擡起来,可对方的手掌离自己的喉咙不足一尺!他下意识往左一躲,眼前的赵力竟然消失不见了!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膝盖窝好像被小榔头狠狠敲中一样,查萨下身一软,整个人跪倒在地,豆子大小的冷汗岑岑而落。  查萨阴沈着脸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右腿,沖着赵力扬起了拳头。  「该我了。」  这次换做赵力一个箭步沖了过去,右直拳击向查萨的脸颊。  查萨慎重地护住了脸,结结实实地挡住了这一拳,不料赵力右腿弹踢,小腿踢向查萨的裤裆。正是刚才查萨的意图!  查萨眼中兇光一闪,赵力的打法对他来说是莫大的羞辱,尽管膝窝还有隐隐的疼痛,但是他想也没想,就一记膝撞顶了上去。  而查萨没注意到的是,他的小腿擡起来没有多高,威力远远不足的时候,赵力还在空中的小腿方向往外笔直地一折,再次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兇狠地踹在了查萨的膝盖边上!  「磕巴。」  台下人群的呼喊声音戛然而止,他们清清楚楚地看到,查萨的膝关节被赵力硬生生踢地踢断!整条小腿呈现出诡异的角度。而查萨的人也失去平衡,一下子摔倒了地上。随后被赵力一脚拆在脖子上,颈椎被直接折断了。  他瞥了一眼瞪圆了眼睛的主持人,扬了扬下巴:「宣布吧。」  那名主持人怔怔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查猜,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这才结结巴巴地说:  「本,本场拳赛的获胜者,赵力。」  赵锡两眼发直,重金请来的人居然被人两个照面就放倒了。  「哈哈哈,赵锡,你好歹找个靠谱的人嘛,这也太不经打了吧。」大伯领着十几个干部来的我的身边对着我说:「不知道大侄子你还有没有人选,不然我们就宣布召开大会,选出组长了。」  我看着那个贱人得意的样子,真是恨不得一拳呼他脸上,但是要忍耐,反正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了。  「当然有,这个只是热热身而已,我也不占你便宜,让你的人休息半小时,我的人马上就到。」  然后我向着电梯走去。  大伯当然不怕我走了,这栋楼里面几乎都是他的人,底层帮众全都让他们放假三天,剩下的都是他自己的人手,大楼里面上千人都是他的最能打的马仔,而且为了防止权力交接的时候赵力鱼死网破,给其他人可乘之机,他们都是全副武装,手枪步枪霰弹枪齐备了。虽然枪械只有一半的人有,但是开山刀倒是人手一把了。  「看好大门,别让他跑了,还有,那些老组长收养的女娃也要注意,已经安排人去了吗?那幺漂亮精致的人儿都别伤着了,知道吗。」他已经将自己作为了胜利者了。  我来到顶楼,这里是组长的办公室,不过现在,暂时变成了更衣室了。一道布帘拉起来,透着灯光,可以看到一具动人的女体在这里更换这服。跑步机还是在运作,看起来她刚刚热身完毕。地上散落着一条短裙,还有一条胸罩的,我上前将那条胸罩捡起,指尖在丝织的胸衣上磨蹭着,然后放到鼻子下闻了闻,感受着那一抹幽香与指尖的温热。  「姜钰。」我叫着少女的名字然后一把拉开了布帘,只看见眼前的少女乌黑的头发束成马尾垂落至腰间,五官十分的立体,但是既不是妩媚妖娆,也不是精致绝伦,修长的丹凤眼、黑白分明的眸子体现出一种极致英武的美丽,那英姿飒爽的气质让人难忘。  她的身体挺直站立着,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腰肢纤细,晶莹如玉的肌肤,极为修长的长腿,她的小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中间一条明晰的马甲线划过肚脐,看起来充满了力量。身体上纹着一条以她的身体为柱,盘绕在她身体上的五爪黑龙,虽然是一副刺青,却显得栩栩如生,黑龙的龙头悬于左肩锁骨下方,张开的龙口正好对着少女那颗丰满浑圆的羊脂球,乳首处那颗嫣红如宝石般晶莹的乳头引人夺目,乳球就如同黑龙吐出的龙珠一般,让整个龙纹与她的身体融为一体。  看着她的身体,我流露出一脸色相,肥胖的脸变得有些扭曲,下身挺立一个鼓鼓的帐篷。  「哢哒」门再次被打开,一名穿着女僕装的少女带着两人穿着战术背心的男人走了进来,两个男人一个拿着一套衣物,一个拿着一双靴子,而女僕装少女则拿着一套内衣。  那是有着一头淡金色秀发发的女僕,那齐耳的短发凸显出女僕干练的样子,淡如寒霜的气质与面无表情的精致脸蛋散发出一种冷艳的美丽。  一身黑白带着蕾丝的女僕装穿在高挑女僕的身上,两团怒凸的爆乳被黑色的马甲束缚着,腰间的围裙将她的蜂腰勾勒而出,乳球的上半部分以及精致的锁骨暴露着,肌肤白皙,圆润的肩膀被白色的笼袖报国,却把光洁如玉的手臂暴露出来,马甲仅仅将她的小腹包裹着,腰肢的两侧仅仅只是贴身的黑纱围绕,背部上半部分,大片的白色肌肤裸露着,马甲仅仅只有一块布条的在背后,下半部分的肌肤依旧被黑纱覆盖,下身、一条有着白边的黑色百叠裙仅仅覆盖着少女大腿根部,裙子包裹着挺翘的臀部让女僕在行走中若隐若现的神秘部位让人心养,而最吸引人的除了那对硕大外,那被黑丝裤袜包裹着的,曲线优美浑然一体而又格外紧致修长的美腿更是让人眼热。  姜钰对自己的身体裸露在三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面前毫无羞意。对于我们三个胯下的帐篷也毫不在意。  「安娜斯塔西娅,」我看着女僕吞了吞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