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黑暗之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黑暗之源
第一章:孤岛惊  「全世界所谓的神、宇宙之外、长生不老、生死之谜,有意思,无所谓了,通向终点的道路上只有崎岖坎坷,我会一路向前无所畏惧直到生命尽头」  「嗯?魑魅魍魉也敢在我面前撒野,只手灭之」  「你们!卑鄙!混蛋!」  「轰……轰……轰……」  ……………………  让我在睡一会儿真舒服,好久没有像这样好好的享受了,医院还能提供裸体按摩服务,正宗护校毕业生,年芳十八手法最佳,哎呦,后背好烫,「护士,医疗灯倒腰上了快点拿开!烫死我了」,错了,哪有什幺内衣透明高腿黑丝的护士,这是一片绵绵悠长金色沙滩,优美引人细腻陶醉,碧蓝天空一望无际,近海浅蓝透彻见鱼,远海幽暗纯固天然,成熟椰树岸上成排,树干笔直无枝无蔓,环境如此优美,却与海天之下映衬物完全不符。  尸体、杂物、又是尸体、又是杂物,可以说出我眼里不是满目创伤,而是无尽忧郁悲怆。从年迈老人到蹒跚婴儿,不下百人横躺竖卧,断肢残破七零八落,除了我自己以外,没看到其他活动的人,这是一场空难浩劫,因为被推上沙滩的飞机残片比尸体要多的多,苍天眷顾,这幺严重的空难,我除了全身赤裸以外居然一点伤都没有,当然,太阳灼伤的后背是不能归功于此,真是不可思议。  「嗡。嗡。嗡。」远处几架直升机像黑鸟一样直飞而来,发动机声音很大,基本就像是割草机的声音,也像超大号苍蝇。不知道为什幺,眉心中间灼热一下,眼神突然变得超级好使,居然能够看到很远很远,虽然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但也将飞机内部瞧的一目了然,里面不像是营救人员,因为营救人员他们不会穿一身黑色西服带着有色墨镜,本能告诉自己还是先躲一躲看看情况在说,好在不远处就是椰子林还有一些半腰高的草丛,该死的,脚印会出卖我,这样跑过去一定会被发现。  诈死吗!全身赤裸太阳暴晒实在接受不了,对了,我爬过去不就行了,这样沙滩上就没有了足迹,可是,至少不是脚印,终于藏好自己,先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营救人员。两架直升机下来五个人黑衣人,停的那幺远还伴随着嗡嗡声,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幺,他们在尸体中翻来翻去,不是在营救幸存者,因为对待遇难者的手法太粗野,哪有用脚像球一样踢来踢去,幸好我足够聪明提前躲藏提来。  如果找到想要的东西就快走吧,我还要求援了。他们渐渐的顺着海岸搜寻过来,到底要找些什幺东西?「大姐,咱们这次出动这幺多人到底找什幺?」低头哈腰一脸狗笑问的那个人长的真丑,癞头就算了,还龅牙酒糟鼻,不过身材真是魁梧,一定是个保镖高手。  「恶心的东西,离我远一点,你们只要跟着我走就行了,什幺也别问」说话的这个女人长的真好看,绝对是魔鬼身材,上面穿的是短身吊带背心露出细腰白肉,胸部涨鼓鼓且两个圆点明显凸起,确定是没带胸罩,下身穿的是收臀短裤衩后面白白屁股露出一部分,这样整条性感带有健美肌肉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让人看上一眼就能勾起性欲,至少我已经勃起了。  齐额短发、冷艳凝眉尖鼻俏脸、大眼睛双眼皮薄嘴唇似樱桃,煞爽风姿一看就是大姐大,身高可能有一米八了,比周围男人都要高出一头。她身后的几个男人不知道在交头接耳说什幺话,但肯定一些淫秽骯脏的内容,因为他们的眼睛一直没离开大姐大扭动的翘臀和成熟韵律的大腿。  总算走过去了,不过我还不能移动,需要等他们都回到飞机离开这里,还是在这里忍耐吧……不过时间也太久了,一小时过去他们才回来两个人!  「咦?这里有痕迹,刚才怎幺没有注意到,不是脚印走出来的,倒像是爬出来的」这个人真是聪明,本想通过爬行来隐藏脚印却反而更加暴露自己,他们离我越来越近,紧张的都不敢呼吸了,三米,两米,一米,拨开草丛「哗啦哗啦,什幺也没有?痕迹到这就结束了,周围也没有痕迹,奇怪了,咱们在四周仔细找找」说话的这个人估计刚才那个大丑保镖的弟弟,长的基本一样,就是小了一圈。  他们是不是瞎子,我就在这里,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居然说什幺也没有,或者说我已经死了只是灵魂存在?那也不对,我都能留下痕迹怎幺会死了,所以还是他们眼瞎或者其他不可思议的原因。「周围什幺都没有,那这痕迹是哪里来的?是不是有鳄鱼」,「我操,鳄鱼能在海里游泳吗,就算游泳,能游到百慕大这里吗,可能是海龟来下蛋,下完蛋又回海里去了」这两个傻瞎子,爷爷就在这里,隔着草丛听他们说话真是搞笑。  「好了别找了,周围没人,话说咱们大姐大的屄真是紧,捅进去后感觉像是无数吸盘紧紧嘬住不能移动,抽插过程中那些吸盘跟着鸡巴表面滑动,也只有初中时轮奸我们班主任那感觉能和这次相比较」,「就是,我捅进她屁眼时,那肠子滑溜溜裹我鸡巴,就好像给大人戴上婴儿用避孕套,勒的紧紧整根包着叫个爽」  他们这个大姐大够是淫乱,刚才还骂他们恶心,现在居然玩起群 P,我说怎幺这幺半天不回来。  「不过,我们这样对做会不会被发现,上面要是知道咱们把大姐轮操了会死的很惨,可能要五脏祭天神识抗雷」,「行了,你别担心,大哥早就想好办法,这事咱们都发血誓不能说,大姐大这次恐怕尸骨无存了」原来他们把自己大姐给轮了,而且好像还是强迫的,真刺激阴茎完全勃起。  「哗啦哗啦,我总是感觉这堆草里有人,奇怪」,「你别神经了,咱们最底层的人做事要有分寸,最好不要刨根问底,之前和我一起的兄弟为了争功,越级向上报告,虽然得到了一辈子享受不完的奖励,但是没几天就被切片了,像羊肉片一样完整的拼成一个死人,所以说,还是少说话、多闭眼、少干活、多装傻」  这个混蛋,突然间就拨开我躲藏的草坪沖进来,吓的我差点心脏跳出来,半米距离四目相对,一口气都不敢喘息,他还是没有发现我,挺立的阴茎离他嘴边很近,如果在上前来一点,我保证猛擡屁股用阴茎捅穿他的下巴。  「大哥回来了,準备走了,他怎幺把大姐也操回来了,真是牛逼,勾着大姐两条大腿边走边干」,「你们两个兔崽子在那里干什幺,都过来,趁着药效还在,一人在狠狠的干这骚娘们一次就和她拜拜了,这屄真紧,可惜了」  「大爷们,我和我爸还有亲弟弟都性交过,我便衣出门让胡同里的流浪汉轮流上,和高中生约炮,秘密都说出来了,求你们操死我吧,把我身上所有洞都堵上,烧死我了,赶快给我泄火,啊~」  「这鸡巴娘们原来还有这一面,装什幺清高,行了,都躲开,让你们见识见识」说话的这样男人就是刚才那个癞头保镖,一身赤裸阴茎高挑,他将大姐大下巴摘掉,一根粗大强壮阴茎直接捅进喉咙,慢慢的一点一点向里插去,女人的喉咙从下颚开始鼓起,渐渐向下延伸至整个脖子,直到大姐大嘴唇与他跨步完整贴合,「看到了吗,直捣黄龙,这是第二个能将我鸡巴完全吞进去的女人」。  「第一个女人就是我妈,那年我十五岁的时候,我妈四十岁,晚上她喝多酒回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就用了这招,结果给她憋死了,妈我好后悔真的想你呀……」这个癞头保镖还有这幺不幸的一面,母亲就是心中的大山,自己将大山打碎,可想而知是多幺痛苦,那如果后悔你就放了现在这个女人吧,看你把她头按住死死的,都一分钟过去,都翻白眼了。  「你们快看她腿蹬直了,小穴喷出白浆了,不是尿尿地方,就是操屄地方出的浆水,尿了尿了,又尿又喷浆,大哥……她……死了」,这个混蛋癞头,那幺漂亮一个美女,要身材有身材要身高有身高,那双性感勾人的大长腿看着都能硬,居然让你们给弄死了,要是身边有枪,一定给你们打成窟窿,童叟无欺绝不假话。  「咚」他们真是无情,毕竟轮流享用过这个女人的身体,还不留个全尸,居然将脑袋拧下来丢到我这里,看着女人已经僵硬发紫的美丽脸庞,眼睛上翻白球鼻孔圆洞朝天,嘴角一遍冒着白色精液另一边流着红色血液,嘴型大的像能塞进一个鸭蛋,这男人的鸡巴真是够大的。  「哗啦哗啦,什幺人,奇怪,怎幺感觉草里藏着人呢」,操你们妈的偷窥成自然了,爷爷就这样光着身子给你们瞧,虽然心里这幺想,但还是吓的屏住呼吸四肢僵硬不敢动弹,一群大男人就站在面前无视我的存在,他们将女人头颅踢来踢去有说有笑,「行了,回去后就说大姐大发现情况自己一个人调查去了,因为要保守秘密,所以不让咱们跟着,大家都发了血誓,如有违反将牵连全家,记住了」  「大哥,那尸体怎幺处理?」,「咱们上飞机后放出尸狗,用不了几天所有尸体都被吃的干干凈凈,我早看这个女人不顺眼了,天天强势,就会欺负咱们这些老实人,还好找巫毒大人要来了幻心散,破去她护体神功迷失心灵,妈的,组织里面怎幺都是些超能力强者,让咱们这些卖力气的社会哥无的放矢」  你们这群混蛋敢紧走吧,爷爷膀胱蓄存尿液的容量是有一定限度的,憋尿久之引起遗尿我饶不了你们。这几个男人还是无视我的存在,一起脱下裤子撒尿,这是一种生理感知,类似乘坐长途汽车前不管有没有尿都要撒上一泡,而尿点就是那地下那颗头颅的嘴里,可怜的大姐大,死后还是做了尿壶,还别说都是神枪手,对于当前场景,我只会轻描一眼,不会对这个死去的女人有任何怜悯,因为他们肯定不是什幺好人。  他们还真是大爷,直升机开到近前来迎接,螺旋桨风力大到一定程度了,可以说是飞沙走石折树压草,大姐大头颅抗不过正向风压,向我身边翻滚过来,从她嘴里甩出阵阵尿液血液精液混合体,总算走了,看着直升机缓缓升起,仿佛是老朋友在向我挥手告别,滚蛋吧别让我在遇见你,咦?飞机上落下一张黄色纸符,扑克牌大小四四方方,上面画着一只似狗非狗的怪物,不就是一张纸吗,搞的很神秘。  我对着眼前美丽的头颅楞住了,刚才还是活生生的美女,现在已经变成骚臭夜壶,人生如梦岁月如歌,眨眼间几十年在回首不过一场游戏,任你十岁二十岁青春好年华,微微一笑醒来时已经如雪白发,铿锵年少禁不住时光流水,雄壮身躯挡不住蹉跎西去,可叹生命何意唉兮黄土凡尘数不尽。  「哗啦哗啦」,我操,有完没完了,都喜欢扒开草丛过来瞧我裸体吗……吗……妈呀!狗怪,和纸片上的一模一样,前面三次是人进草丛,这次是怪物进来,像生化危机中的丧尸狗,只是要大很多,与人齐高且状如雄狮四肢带骨刺,完了,我尿裤了,有印象以来第一次尿裤,好在没有裤子,蹲在这里向前尿去正中靶心,大姐大在次成功充当夜壶。  狗怪出现在眼内仅仅零点五秒钟,我就想到了不下十种解困方法,比如,要是有枪就能还击、要是有砍刀就能自卫、要是有汽车就能开走、要是能像国际影星成龙大哥一样飞檐走壁爬上树或者最后用装死来躲过劫难,不过我又用了零点五秒钟否定了所有想法,完完全全浪费一秒钟不掺一点油水,妈的太恐怖了,坏人出现吓的我不敢呼吸,它出现吓的我魂飞魄散,咚咚咚的心跳赛过了海浪声。  现在科技发达到如此先进,完全超出我的想象,一张纸片二维画就装下三维动物,要能全世界普及推广,那幺就不会有违章停车等等。想那幺多干什幺,眼前处境十分危险,一个不好就将万劫不複,咦?这狗怪好像没有看见我,它斜着脑袋盯着前面像是在思考着,怎幺凭白无故出现一股黄色细流。  狗怪向前移动,全身干瘪褶皱的皮肤暴露在外无一点毛发,血红肌肉条纹清晰,残损的耳朵,白内障似的双眼以及锋利尖锐整齐排布的鲨鱼齿,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狗怪也是狗类,嗅觉听觉必然强大,在巴掌大的草丛坑里嗅来嗅去,乃至于快要触碰到我的阴茎才退回去,对于看不见的物体也是索然无趣。  大姐大才是它的菜,二尺来长的舌头插进大姐大眼眶中裹着头颅夹如口腔,在我眼前尽情咀嚼,骨头对狗怪来说带代表着营养和美味,脑髓中含有丰富的脂肪和钙,留在骨头上的肉则含有大量蛋白质,咀嚼过程对狗怪来说是很快乐,「咯子咯子」骨头崩碎的声音是那幺清脆好听。既然看不到我就放心了,憋了半天不敢呼吸,一口浊气吐出一口清气纳入,然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它在看我,没错,确定了,就是在看我,我身体左右试探移动,它的头没动但眼睛很明显的跟着我走,什幺原因暴露位置和本体?此时狗怪如捕猎前的雄狮做出俯身摇尾眼神专注,下一步就是扑倒咬喉,傻子都知道是怎幺回事,「啊」,我在跑,不是直线跑,因为那是跑不过它的,身后几颗大椰树紧密环形排布正好可以从里面到外面相互切换,它这边我就穿过中间到那边,狗怪身体略大无法通过椰树中间的空隙,胶着之战拉开序幕。  真是惊险,虽然它不能穿过树缝,但是强而有力的巨爪可以伸进来四处抓挠,这也导致我无法藏在中间只能逃到另一面,现在就是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天色越来越暗,如果到了晚上对我绝对是灾难,「他妈的,非和我过不去,沙滩那幺多食物了,你喜欢生鲜是吗?」  也许是我的言词也许是没有耐性而激怒它,狗怪在狠狠的哀嚎一声后,巨爪指尖伸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排刀刃,「嘭。嘭。嘭。」,抡起兽掌就是一下两下……反正椰树全部拦腰折断,狗怪跳上树断处,居高临下俯视猎物,这是在胜利宣言,而且还露出类似阴险狡诈的玩味笑容,美味就在眼前先高歌一曲,「嗷呜~」  「呜~呜~呜~」,狗怪第一次嚎叫是胜利喜悦,后来的嚎叫是痛的,因为在它仰头发声的一霎那,一根长剑由上至下由高到低直接穿透它的喉咙,将它死死的钉在刚才自己亲手撕裂的树桩上。  「龙使大人,我来晚了」剑先来人后到,向我说话之人从天而降,这身打扮真是特别,一身红衣,胸口无扣腰带束缚,两个圆涨乳房都露出一大片白肉甚至粉红乳晕,没有裤子,就是靠上衣勉强覆盖,这他妈不就是「不知火舞」标配吗?  瞬间,我发现一个极度恐怖的事情,从醒来到现在一直没有去注意,汗珠一个接着一个从头顶冒出又顺着脸颊缓缓流下,怎幺回事这样,为什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