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销魂山村之求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销魂山村之求水
第一    这几天,村长老李急得疯了一样的抓耳挠腮!挖井,又要挖井!前段时间开会时,乡党委书记刘中华和乡长国普下了死命令,罗者黑乡绝不能有一人一畜渴死!为了协助抗旱救灾,打败这场百年未遇的旱灾,县里指派从省里来的工作队驻扎在全县旱情最严重的出水沟村,并议定在村里挖井抗旱,彻底解决出水沟村的人畜饮水问题,要村长老李配合,帮助寻找有可能打出水的水源点。      挖什麽井,又不是没挖过。县里乡里许多干部都明白,出水沟村但凡是上了点年纪的大都晓得,在出水沟村里挖井,就像男人在不会生娃娃的婆娘身上上播种一般,力气尽管用、汗水尽管流,最终结果还不是一样:白忙活!这回又要是挖井,这不是故意坑人家省里来的工作组麽?管他呢!谁能管这閑事?再说了,村里平时冷冷清清,偶尔有人争争吵吵凑个热闹也好。      出水沟是高远县罗者黑乡最偏僻的得古村委会,一个典型的彜族村寨。全村只有三十多户人家,一百来人,村子离村委会六十多公里,离乡政府三十多公里,离高远县城多少,可没有人算过,罗者黑乡离县城都一百多公里呢!出水沟的人很少有人到过县城,他们用不着鹹吃萝蔔淡操心,想那伤脑壳的事。  可是,出水沟村却是高山头上唱调子—名声远扬。出水沟的出名不在于山高路远,也不在于风景出众,而在于缺水,世世代代都缺水。        出水沟缺水,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村里的老人说,原来村子下面的管里还流着一股水,不知什麽时候就越来越少,近二十年来水源就彻底断了。有人说就因为缺水,老古辈的人才给村子取了这麽一个水色滋润的名字。也有人说不是,村里以前是出水的,不然咋个会叫出水沟?这两种说法谁也无法考证,所以村头的那棵老万年青树下就常常有人为这事争得卵子翻天,扯爹骂娘,但最终準也说不服谁,就连前几年的队长、村长们也说不出个豆豆虫虫。这种争执也就永远也无法了断,其实也根本用不着了断。  也有人说,原来出水沟是有水的,只因一次有一个婆娘不懂规矩,在到沟底水井里挑水时忍不住尿急,看看四下无人,脱下裤子在井前面的草丛里撒了一泡尿,硬把一个白生生的大白屁股对着水井这就沖犯了水龙王,从此水就断流了。  为这,村里还罚那个犯了忌讳的婆娘一家,让她家在第二年的大年初二祭龙那天宰了一只大骟羊给龙王老爷赔罪,让那个死不生数的婆娘整整在水井前不吃不喝地跪了一整天不说,还让全村大人小孩、老老少少都跪着给水龙王敬香磕头,给水龙王敬酒供肉,请龙王老爷赦罪,然后才是自己吃。当然,这一切女人是不得参加的,村里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女人脏,是祸害,无论老少,一律不得参加祭龙,当然也就不得参与吃喝了。     以上所有这一切都是老话,不知说的是哪朝哪代,也不知到底是真是假,反正一代又一代都这麽说,反正只要一提起水人人都要骂那个死不生数,敢在龙王爷前撒尿还露出大白屁股的婆娘。这也难怪,没有水,人们总要有个说法,总要有个怪处,总要有个出出气骂的对象。好在谁也说不清那个死不生数的婆娘到底是谁家的前辈,要不还了得,她不但羞祖宗先人,还要让后人蒙羞受气呢!这些故事在村子里流传了一代又一代,村子里渴水也渴了一代又一代,但出水沟人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地渴着、忍着、活着,他们无一户搬走,就那样忍着干渴,一代又一代地守着自己干涸的家园生儿育女,熬年度日。    没有水,人总要活,鸡猪总要养,牛羊总要养,只是养的少而已。这样,出水沟村的吃水就得靠人到很远的山外去挑。  开始是十多公里,后来是二十多公里。后来山山凹凹水源枯绝,四村八寨缺水,背水竟要到三十多公里远的地方去找了。        在离出水沟村三十多公里的一条深沟里,半山腰上出着一股清亮亮的水,长年四季有小茶杯那麽粗,那是出水沟村人的命根子。  这才叫出水沟啊,要是这股水出在出水沟村里那该有多美,那该有多滋润,有多美气,简直要有多爽就有多爽,比新婚之夜第一次跟新媳妇干那事,龟头儿“波”的一声把整根阳具都推进了女人笔管般粗细的阴道里还爽!        想想看,村里整日整夜地流淌着这样一股水,除了可以狠命地吃,除了可以尽情地洗衣服被盖,除了可以养着很多很多的鸡猪牛羊,更开心的是还可以天天洗澡,把自己满身臭汗的身子洗得乾乾凈凈,再让家里那脏婆娘也洗得乾乾凈凈;干一天活计下来,吃过晚饭,早早地躺在床上,搂着乾乾凈凈、滑滑溜溜的女人身子,一手揉搓乳房,两根指轻轻揪扯硬挺的奶头,另一手顺着臀沟从后找到稀疏阴毛掩盖的肉缝。食、无名二指小心的分开微微湿润的大阴唇,食指和中指轮换指节轻柔的插入紧小湿润的肉洞中,前后活动着,以阔大洞口的直径。那滋味还不爽透心肝、爽透肺腑才怪呢!  可是,这一切都是梦!每到无雨的冬、春、夏三个季节,每天一大早,出水沟村的人们都得带上苞谷馒头或苦荞粑粑,背上半腰多高,上面还有盖子的特制木桶,两天一趟地行走在到三十多公里外背水的山路上。    在出水沟村,背水不仅仅是男人们的事。因山高路远,也因为背一桶要吃两天,所以出水沟村至今没有男人外出打工,女人更没有。因为只要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女人都要背水,要下地干活,更因为不习惯,他们祖祖辈辈都只习惯窝在大山里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再加上村里都是彜族,二十岁以上的人基本上都没有读过书,前些年政府扫盲检查验收时靠的是请人代考作弊蒙混过关,不会讲汉话,所以都不敢出去。     正因为缺水,出水沟村不种水稻,祖祖辈辈都只种苞谷、苦荞,还有瓜瓜豆豆之类。    当然,这一切都得等到老天开恩下雨之后。反正日子一代代、一年年都是这样过,前些年靠打猎卖点钱过年时买点衣服,这几年上面不準打猎了,收了枪,主要经济来源靠的是找点香菌、木耳之类的山茅野菜换点钱,更多的穿戴则是靠民政部门每年送来的一批批旧衣服,虽然款式各异,新旧不同,特别是很多女式衣服,大多新潮的袒胸露乳,让一个个胸乳本来就发育得健硕无比的山村女人们穿都穿不出去。        年轻的男人们、女人们一个个背着又高又大的木桶,到接水处把木桶接得满满的,然后,再一个个把自己的肚子灌得不能再饱了,才背起水桶起身,小心翼翼地往回赶。  回程的路是艰辛而兴奋的。因为山路难走,更重要的是水的金贵,生怕往回赶的路上水晃出去了,不能满水回家。兴奋的是他们背回了水,背回了一家人的命!    当然,背水的男人们、女人们平时也有自己高兴的事,那就是他们可以每星期一次地按男上女下的规矩在接水下面的沟里把自己脱得精光,洗个清爽痛快。在出水沟村,最贵重的东西是水。男人们、女人们千辛万苦地把水背回家,装在用厚厚的木槽挖成的水缸里,再一点一滴地节约着用。  出水沟人用水也是极特别极讲究的。水在村里出奇的金贵,外村的男人平时与他们开玩笑说:“出水沟人把水看得比什麽都金贵,互相之间宁可借婆娘也不借水。”    事实上也是这样。在出水沟村,邻里之间“宁可借婆娘也不借水”那是玩笑话,但互相之间借米、借面、借肉都可以,就是没有借水的。平时来客人了,待客时很少喝水,只喝酒。出水沟村不出水,水在那里比酒稀奇。除了来客人不得不打一点儿水擦擦脸外,出水沟村只有大姑娘能偶尔用水擦一擦脸,其他人一般是不洗脸的。一瓢水往往先是洗菜,再洗碗洗锅,最后是餵猪鸡牲口,一点一滴也舍不得溜掉。为了节约水,村里人凡是能削皮的菜都不洗,凡是能炒吃的菜都不煮,衣服被盖更是到雨水季节才能彻底洗一次。水的匮乏使村里的老人孩子人一个个面色暗淡、灰不溜秋,连眼睛也失去了光泽。  出水沟山高气爽、森林茂密,虽然没有水,但村里却出奇地出人才,出奇地爱乾凈、爱漂亮。别看他们平时一个个蓬头垢面,可等到每年春、夏、秋三季,每个季末全村集中到背水的山管里浑身上下一洗,男的个个高挑英俊、唇红齿白,走在山里山外都是让姑娘和那些不守妇道的骚婆娘们盯着看的大帅哥;女的更是绝了,特别是姑娘,经清清亮亮的水涤蕩过的姑娘们个个都是大美人儿。    每当春、夏、秋三季洗澡的日子,出水沟人的幸福日子就来了。他们首先是倾巢出动,纷纷拿出家里锅碗瓢盆等一切能装水的坛坛罐罐在上面接水的山沟里灌满水,然后才欢天喜地地奔下沟,按照男上女下的习惯分别走进几个不同的山沟中,自觉地把自己分成男人和女人两大部落,站在管中的深塘中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的恩赐。  人们一个个兴高采烈,上山沟中是男人部落,从老头到光屁股小孩,一片赤精;下山沟处是女儿国,从老奶奶到刚会走路的小丫头,一片白花花的人群。这样的沐浴无疑是出水沟人最快乐的时刻。在不同的山沟里,男人们光着身子互相搓背,互相笑闹,讲着他们最最愉快的浑话,甚至互相比大比小、比长比短,互相追问嬉闹,直讲得一个个脸红面热,鸡巴树桩桩一样勃起;特别是那些还未结婚的小伙子,更是羞得只能蹲下身或用手捂住下面。  女人们在一起也不例外,那些结了婚的婆娘们一个个光着身子,挺着或肥硕、或干瘪的大奶子,撅着大屁股,互相疯着、闹着,快乐地讲着让姑娘们似懂非懂又脸热心跳的脏话。老人呢,别看他们一个个在各自的部落里笑着骂着男人和女人们不要脸,没有廉耻,但却笑得合不拢缺牙少齿的嘴。  无疑,这一天最快活的是姑娘们,她们一般不与那些满嘴要多脏有多脏,要多骚有多骚的婆娘们在一起,也不敢把自己脱得精光,而是一个个穿着自家缝的小衣、小褂、小裤权,互相讲着姐妹们的悄悄话,互相打量着悄悄变化的身子,互相帮着搓背。  当然,那些婆娘们说的似懂非懂的骚话、烂话也会不时传过来,让姑娘们脸红心跳、下不了台。这倒不是她们没听说过,实际上年年都要有这麽几回,年年都是说这些,这些脏话烂话听得耳朵都起老茧了,只是她们毕竟还是黄花大姑娘,是一群没上过战场,没扛过枪炮的野丫头,但这样的沐浴她们比谁都兴奋。山里的姑娘发育早,沐浴后的姑娘们一个个清秀亮爽,个个都是一把小细腰,两条细长腿,一对高高耸起的小乳房,原先那黑不溜秋的脸白里透红,原先那干草似的头发一下子变得黑油油、亮闪闪,一个个身材苗条、婀娜体态,雪白鲜润的肌肤,高耸坚硬,顶上腥红的奶头像两粒草莓般地令人垂涎欲滴,水生细嫩的脸蛋,一下子简直成了传说中的仙女了。  说也怪,别的地方人怕用冷水洗澡,特别是春季沟深水冷,说洗了会感冒,出水沟村的男女老少却不一样,在冷水中洗涤后却全都神清气爽、百病不生。这也难怪,出水沟缺水,洗澡的日子就是他们的节日,是他们最喜庆的狂欢节,是村里人过年的日子。为了迎接每季度末洗澡的好日子,洗得一干二凈的村人还会家家户户杀鸡煮肉敬供龙王,祈求出水沟早日出水。这一天他们也敬天神,祈求老天早日下雨,好让他们种下苞谷和瓜豆,确保下一年能填饱肚子。  结了婚的男女当然绝不会放过这洗涤后的身子大行男女之事,洗得乾乾凈凈的身子干起来毕竟跟平时脏兮兮的身子感觉大不一样。当然,年轻的育龄夫妇还会趁着洗得乾乾凈凈种下种子,好生出一个个清清爽爽的儿女。  更为夸张的是这一晚村里的老人和未结婚的青年男女,都会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一起到村头的稻场上唱调子、跳笙。  因为这一晚家家户户屋里,都会不约而同地传出男人粗重的喘气声和女人们快活幸福猫哼狗叫,山里人对这事非但没忌讳,彼此间还相互较劲。  阿力曲比的家门就大大方方敞开着,婆娘刚满二十岁,在清淡的夜色下,赤裸裸的身子像绸缎般光滑,乳房惊人的丰满浑圆,身体的致命诱惑四散,紧紧贴住他,坚挺的乳房就贴在他的胸口。这个姿势让阿力曲比的阴茎一下子强烈充血,不但硬,简直要硬到爆炸,他知道他在欲火焚身。  女人压着男人,不断的亲吻,唇瓣接着印在男人厚实的胸膛上,伸出舌头舔吻男人的乳头,右手沿着男人的身体往下滑,双手握住胯下那根雄伟的巨大,上下套弄着,让它变得更为硬挺。天呀!他看着她抚弄自己时脸上的妖媚,差点控制不住激射出来。他的手从她的后背上滑下来,托起,然后一点点地下沈,极其缓慢地滑入她的身体,一寸寸地顶入身体中最柔软的地方,她紧绷的身体怎麽也放鬆不下来,似乎抗拒着侵入,又仿佛是要带入些什麽还要拿走些什麽。  女人白嫩圆润的屁股承受着男人一波波的抽插挺动,一点反击的余地也没有,大腿的内侧更是早已湿透了,只觉得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奇特快感涌遍全身。这种快感让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要爆炸了,她的全身不住地颤抖着,红唇中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男人的硕大在她的穴径内不断用力的抽插着狂轰乱炸着,臀部随着狂乱摇摆,一只手用力的握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则在她的腰间、臀部与大腿和小腿之间来回的抚弄、按压。直到她一波又一波的达到高潮,直到她的子宫、花蕊都在强烈的收缩之际,才喷射出灼热的体液,直沖她的阴道深处,落于她温热的花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