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淫魔圣王传4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魔圣王传4
坐在客厅里,达特拿着杯红酒,坐在椅上回忆着白天所发生的画面。白天;当两人与白衣青年之间的距离只到三步时,一股诡异冰寒的气劲自白衣青年背后发出,像是有思想般的绕过四周的旁人,将三人一同包围住。 随着距离的接近,白衣青年的气劲也跟着加强,当三人擦身而过时,原本包围在三人周围的气劲突然集中在达特身上,当达特被气劲困住的同时,白衣青年手中的七曜疾刺向幻十郎,同时间幻十郎胴太 贯出鞘,灌注两人自身气劲的的杖、刀就在两人间硬拼一记,就在这时被白衣青年的气劲困住的达特,突然突破白衣青年的气劲,一掌击向七曜和胴太贯的交击处,恰到好处的将两人相击的力道化解于无形, 避免了散飞的气劲伤到旁人的危险,当达特化解掉白衣青年与幻十郎杖、刀互击的气劲时,也顺便击出一道试探性的指劲,谁知白衣青年却不闪不躲的任由指劲击中右腕,并趁达特为此讶异分心的同时,左 手并掌成刀的划过达特胸前。 这些交手都是在一瞬间完成,除了三人外,没有任何人发现这场小斗争,但达特和幻十郎都很确定白衣青年并未尽全力。 ‘死变态。’ 想到这里,达特不由得骂了一句,他的分心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攻击击中白衣青年而惊讶,而是因为在指劲击中白衣青年时,在白衣青年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兴奋,他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那家伙是故意被他击 中的。 ‘我搞不清楚他在想什幺?但他的强绝对无庸置疑。’ 这是幻十郎在分开的时候说的话,而达特对他的意见给予肯定,他也看不清白衣青年的想法,唯一能确定的是,那家伙是针对他的。 ‘前途多灾多难呀。’ 摇晃着杯中的红酒,达特苦笑的说着,这次的比武大会真的是阴谋处处,偏偏他却是非参加不可。 ‘您到底打什幺主意呢?亲爱的女王陛下。’ 遥望着窗外皇城的方向,达特喃喃自语着。 第二天,由于报名人数超出预估,原本打算在上午举行的开幕式,在人员资料整理不及下,顺延到下午举行。 在幻十郎家中有事,蕾茜、亚莉、拉娜需陪同父母出席的情况下,达特留下艾儿看家,一个人前去学园准备的比赛会场,但人刚到,达特便已经后悔了,看着眼前一片片的人头,达特的脸色越来越加不 悦,一向喜好安静的他对于这种吵闹的场合向来是能避则避,只是这次实在是躲不掉。 由于报名的人数超出预估,即使是布理司学园特意准备的场地,此刻也是被参赛者挤得水泄不通,主办者兼布理司学园的校长姬丝俪正在赶建出的看台上做着例行的开场白,至于说些什幺达特根本就听 不到,因为他正在一群人高马大的兽人中努力争取新鲜的空气。 虽然一八0的身高在普通人类中算是极高,但在身高平均二一0的兽人族中,达特也是显得极为渺小,本来达特是可以到人族聚集的地区去,只是知道自己仇人满天下的状况,进去人族的区域搞不好会 被人暗捅一刀也不一定,不想冒险的达特只好努力的争取自己的空间,换取新鲜的空气。 ‘现在,大会正式开始。’ 耳中突然听到姬丝俪特意提高音量的一句话,达特停下动作,疑惑的回想自己明明没听到有做规则的讲解,怎幺就突然开始了?? 正自疑惑时,挤满参赛者的空地上突然发出一道白色光柱,接着由空地中心起,光柱飞快的在空地上移动,在移动过后的地面留下一片白色的光幕,转眼间便将空地划分成八块区域。 ‘请各位注意,’正当众多参赛者好奇的打量这片光幕时,姬丝俪的声音再度响起:“由于参赛的人员众多,这次的预赛决定采取乱斗的方式,各位的对手就是与你们在同一个结界中的人,每个结界中 的人只有三个人有资格参加下场的比赛。现在,请各位开始比赛。‘ 姬丝俪话一说完,身处在结界中的参赛者却没有像旁观的观众预料的一般开始厮杀,有些人反而慢慢的拉开与其他人的距离。 “麻烦了、、” 达特暗暗想着,由这群参赛者的反应看来,这群人的武技及经验都有一定的水准,懂得寻找机会而不是给其他人制造机会。 “我来帮帮他们吧。” 双手背负在身后的达特,头也不回的弹出一道指劲,准确的命中一名手持巨斧的虎头大汉右手手肘,大汉只觉得右手像是被电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弹出,巨斧刚好擦过一名站在他前面的牛头战士,在牛 头人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虎头大汉一惊,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牛头战士已经大吼一声,举起手中的大刀劈向虎头大汉。 就像是个信号一般,由达特所在的四号结界起,周围的结界中的参赛者也跟着开始骚动,怒吼、哀嚎不绝于耳,剑气、火球随处可见,场面之混乱可想而知。 “水准还是有点差距。” 引起骚动的罪魁祸首,在混乱一起的时候,便悠哉的走到墙边,靠着墙悠哉的看着场中的一片混乱。在依群人都是激烈的动作下,达特这样的沉静反而不引人注目,加上达特刻意的压下自身的气息,所 以周围的人反而没注意到他。 在一开始的混乱过后,所有的参赛者渐渐的冷静下来,由于混战的比赛方式是临时决定的,参赛者在未加准备的情况下,大都是与同伴和同族的人在一起,结界围起时要更换场地已经来不及了,反而使 战斗变成了团体战的模式,大家都抱着先解决掉外人,再自家人讨论出场者的心态。 于是一些人数较少或是结界围起时与自己族人分开的参赛者变成了头号的目标,开始不到十分钟后,一些种族分类较少的结界已经分出结果,三号结界内清一色的妖精族,其中一名长发女性妖精显然是 领导者的身份,从头到尾都没出手,她与另外一名持弓的男性妖精及一名持长枪的女性妖精是三号结界的代表。 ‘那个是莉莉丝呢?’ 达特自言自语的看着三号结界,环顾一下其余的结界,情况都是大同小异,几乎都是由同种族的独霸。 就在达特分心注意其他场地的情形时,一道人影突然朝他撞来,达特不慌不忙得往旁跨出一步,一名虎头人直接撞上他先前所在的墙壁晕眩过去,拉回注意力的达特慢慢看看自己所在的四号结界的情形, 乱斗已经不知在何时结束了,场中剩下十三名犬族跟一名熊族的兽人。 ‘小子,识相的自己弃权,最好不要劳动大爷我动手,不然你以后就都不用再走路了。’ 一名犬族阴声说着,达特不予理会,反而看向那名熊族的战士。 ‘不关我事。’ 简单一句话表明立场,达特点点头,再看向那十三名犬族。 ‘一个一个上太累了,一起来吧,南海十三犬。’ 南海十三犬是兽人族中小有名气的战士,由大犬开始十三个兄弟都各有特技,尤其擅长合击的攻击,据说在其联手的十二联击下,尚无败绩。 被一语揭穿身份,身为老大的大犬反而收起轻敌之心,低喝一句。 ‘老二,速战速决。’ ‘呜!!!’ 听到老大的指示,二犬仰天长啸一声,除了大犬外的所有人同时移动,瞬间包围住达特。 周围胜负都已分晓的选手被这声长啸吸引,都将注意力移到达特这边,就连那名熊族也是兴致勃勃的样子看着即将展开的战斗。 被十二犬包围的达特依然是双手背负在后,慵懒的随意站着,丝毫不为自己的处境紧张,任由十二人在他的身边成圆形的移动着。 ‘吼!!!’ 一直在一旁注视着的大犬,突然发出一声大吼,灌注真气的吼声直击达特,达特身体一颤,包围在身边的十二犬跟着发出大吼,六人自原地跃起,由各方向扑向达特,其余六人则是紧跟在自己兄弟的后 面,由地面冲向达特,时间跟速度都恰好能够让十二犬同时击中达特,即使达特能力高强,也无法在一瞬间挡下十二犬的攻击,加上去路皆被封死,达特不管是上跃还是下蹲,都无法全身而退。 在这种包围下,唯一的脱身法便是瞬间移动魔法,但是姑且不论达特能不能用,在被结界限制的情况下,移动範围有限,即使移动成功,在解除魔法那一瞬间的同时,势必会被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大犬攻 击。 就在十二人即将击中达特的同时,达特双眼一闪,爆喝一声,脚下顿时冒起一片沙尘宛如爆炸一般的将达特及十二犬遮住,大犬一见反而毫不担心,嘴角露出微笑。 这招在之前便已有对手用过,利用沙尘的掩饰进行闪避或攻击,却不知十二犬的身上早穿上护甲,不惧暗器,同时还能利用兽人天生的敏锐听觉、嗅觉找出他隐藏的位置,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避招,只是 加快失败而已。 只听一声巨响自沙尘中传出,随后沙尘缓缓散去,但出现的情形却出乎众人意料,只见十二犬七散八落的倒在地上,而达特则是面带微笑的拍掉身上的灰尘,一副轻松写意的样子。 ‘你!!’ 大犬惊怒交集的看着达特,一时间完全想不通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不只大犬,一旁观看的众人也是不明所以。 毕竟是身经百战,大犬在一时的惊怒过后,随即收敛心神,双眼紧盯着达特,双手忽张忽紧,慢慢的踏步而出。 ‘预赛结束!’ 姬丝俪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两人间一触即发的状况,大犬一愣,这才发现四周围的代表都已出现,怒哼一声,瞪视着达特,达特微笑的摇摇手,慢慢走向出口。 ‘期待与你的相会呀。’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到达特耳中,转头一看,只见那名白衣青年把玩着手中的七曜,对着达特微微笑着,一股寒意顿时冒上达特的背脊。 ‘真的麻烦了、、、、’ 医护的人来说,这一天根本就是考验技术与耐力的恶梦之日,各种不同的伤者接二连三的送进医务室,只听到医务室内不断的出现哀嚎及惊耸的对话。 ‘他的伤势怎样?’ ‘上半身二级烧伤、背部十二处刀伤、腿部三级炸伤、二级内伤、还有严重的脑震蕩。’ ‘????’ ********* ‘喂!去查一下谁用金毒百世哀的,叫他拿解药来。’ ‘医生!你隔壁床那个被炸成重伤的木乃伊就是了。’ ‘???叫会解毒魔法的来!’ ‘马上到!’ ********* ‘你忍耐点,我要把你的骨头接回去,一、二、三!’ ‘啊∼∼∼∼!’ ‘怎幺啦?!’ ‘医生,我断的是左手,你怎幺折我的右手呀?!’ ‘啊!抱歉,看错了,再折一次呀。’ ‘哇啊!!’ ********* ‘救命呀,这家伙狂战士化了!’ ‘快拿镇静剂!’ ‘用完了!怎幺办呀?’ ‘叫护卫队进来把他敲昏!!’ ********* 在这样一片的混乱中,伤势被判断不严重的人自然得不到重视,大概包扎一下确定没事后,便直接的扔到外面自生自灭,虽然对这样的待遇感到不满,但比起里面哀嚎不断的人,他们也就没什幺好抱怨 的了。 ‘老二,到底是怎幺回事?’ 南海十三犬的老大坐在树下,面色凝重的看着鼻青脸肿的十二犬问道。被点名的二犬一脸疑惑的答道: ‘老大,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那小子身边突然冒起一堆沙尘,我以为那小子跟之前那些人一样,想要用沙尘掩蔽我们的视线,所以就照着以往的方式,确定那小子并未移动,然后、、、、’二犬摸摸 自己的狗鼻子,看向十一犬,‘我就被十一给打昏了。’ 大犬一听转头看向十一犬,只见十一犬拿着一个冰袋按着乌青的右眼,一看老大看向他,立即说道: ‘我不知道,老大。’ 他也很衰呀,眼睛被二犬揍得像鸡蛋,医生只是给一袋冰就把他扔出来。 在这次众多的参赛失败者中,扣掉自愿弃权的不算,南海十二犬等人是受伤最轻的,最严重的五犬也不过是手脚扭伤而已(从空中摔下的时候被六犬压得),所以成了第一批被仍出医护室的伤患。 ‘不管怎幺说,那小子要特别注意,搞不好他比殿下还难应付。’ 较为冷静的四犬说道,大犬点点头低声道: ‘我们这次的任务,主要就是替殿下开路,输是一定的,但一定要让输得有价值,能替殿下多调查点对手实力,多省点力也是好的。’ 并不是说大犬悲观或怎样,他自己清楚自己的实力在南海十三犬中虽高,可是跟这次参赛的选手相比,至少有三人他肯定自己不是对手,如果不是为了要报殿下的知遇之恩,他根本就不想下场。但现在 他也只能够尽力的出赛,能多解决一个,就算是替殿下多减少一个敌人。 ‘我们知道了,大哥。’ 十二犬一同答道,只恨他们的能力过低,才会害到要让大哥一人担负这项责任,想到这里十二犬每人都是一脸懊恼。 ‘想开点,你们也已经尽力了,殿下也不会责怪你们的。再说,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一切都看明天吧。’ 大犬好言安慰着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心里也是无比的不安,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够尽全力而已了。 第二天,参赛的人只剩下二十四位,与昨天相比,今日的比赛场地显得有些冷清,但观众却反而比昨天更多。 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在昨天的乱战中,有不少的选手表现出惊人的实力,例如龙族的巴尔,在昨天的比赛中,展现出惊人的拳法,从头到尾不但没人能接近他,而且所有被他打倒的选手,都没有能够再 站起来的,即使是皮粗肉厚耐打力出名的兽人族也不例外。 其他几个场地的选手也各有其惊人的表现,除了达特以外、、 由于从一开始,达特便避到墙旁边的隐密地带,而打败十二犬的那场对决,事后证明十二犬身上的伤势都是被自己人打伤的,所以大家都以为他只是运气好,现场对他的嘘声不断。 不过达特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懒懒散散的站在比赛场,看不出对这些嘘声有什幺回应,不过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的,他站在离白衣青年最远的位置。而那名白衣青年则是一直用一种诡异的眼光看着 达特,看得达特直发冷汗。 正当达特被白衣青年看得头皮发毛,浑身不对劲时,在正前方的一座看台上,出现一名穿着整齐的中年男子。 ‘各位观众,各位来宾,今天的比赛将由在下托鲁?斯比恩担任司仪,请各位多多指教。’ 托鲁在说完话后,一名穿着大会制服的女子,端着一个签桶优雅的走到参赛者前面,接着听到托鲁说道: ‘现在请各位选手先抽签,比赛的方式将会在抽完签后宣布。’ 随着托鲁的话,那名女子端着签桶由最右边的白衣青年开始,一个一个慢慢的让选手们抽签,当轮到达特时刚好是最后一个,身手随意抽出一个小圆球,只见上面写着二十四的数字。 刚达特抽完签后,位在托鲁身后的魔法看板开始将参赛者的号码以及名字列出,而白衣青年正是一号。 ‘轩辕紫星吗?、、、名字跟给人的感觉不太合呀。’ 达特看着白衣青年,轩辕紫星的名字喃喃自语着,耳边刚好听到托鲁又再继续说道: ‘本次的大会,我们将要采取淘汰制,比赛的方式,便是由最后一号的选手与前一号的选手决斗,以此类推,到最后剩下的,就是这次比武的冠军了。’ 托鲁话一说完,便引起看台上的观众一片哗然,这种的比赛方式摆明了就是对抽中前面号码的选手有利,抽中最后一号的人要一路往上打骗二十三名的选手,不论他是不是能够一路打上去,光是中间的 过程,在心神及体力的消耗上,都是极为庞大,尤其当在打斗时,自身所施展的武学势必会被后续的选手看出端倪,进而研究出破解之法,可以说是极之不利。 ‘各位—各位——’托鲁扯开喉咙大喊了数声,才算是勉强的将周围的声音压下,‘我想各位都应该感觉到不公平,所以我们决定要先征求各位参赛者的意见,若是各位都不反对,比赛就决定要照这样 进行。’ 比赛场中的二十四名选手,除了独行侠的轩辕紫星及达特外,其余几乎都是两、三人一组的,在托鲁说完后,便都集中在一起开始讨论,轩辕紫星则是状似沉思一般,低着头不知在想什幺。 “真是乱七八糟。” 达特外表依然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但心里已经将这次比赛的有关人员祖宗十八代都问候过不知几遍了,但在问候的同时他心里也隐隐觉得不安,先是硬逼他参加这次大会,接着又设计这样的比赛方式, 如果连抽签的结果也是事先安排好的话,那幺他可能会认为这场比赛大概是打算玩死他。 转头看向看台,托鲁身后坐着的一名淡紫长发的妇女,就算不看她头上的那顶像征布理司最高领袖的王冠,达特也能确定她就是若雅女王,而且很可能就是这次的阴谋指使者之一。 察觉到达特在看她,若雅优雅的点点头示意,随即像个没事人似的看着比赛场,但眼中闪过的一丝狡诈还是被达特捕捉到。 “女狐狸。” 在心中下了评论后,达特将注意力拉回到比赛场,只见其他的选手都已讨论完毕,跟托鲁点点头表示同意这次比赛的方式,托鲁接着看向尚未表态的达特与轩辕紫星。 ‘我没有意见,如果达特选手反对的话,我也反对,毕竟,他是最有权利决定要不要接受的人吧。’ 轩辕紫星淡淡的说道,中性的嗓音低沉又带有磁力,吸引了一旁妖精的注意,达特也是有点讶异的看看轩辕紫星,随即考虑自己要不要接受这个对他完全不利的条件,考虑片刻后,达特一笑抬头说道: ‘我接受。’ 在四周的观众还没有为达特接受的决定发出惊呼时,托鲁已经大声的喊道: ‘好!各位观众,在比赛选手一致同意下,本次比赛决定惨取淘汰制,现在请二十三号选手留下,其余选手请至我们为各位准备的休息室等待。’ 留在场中的达特仰头看着碧蓝的天空,默默的为自己已经逝去的悠閑生活默哀,片刻后,在托鲁选布比赛开始的同时,达特转头看向自己的比赛对手。 ‘咦!是你呀?’ 其实,老头自己也曾经烦恼过,自己写的文章常常都还没写完,便又贴出新的,也曾经接受过鳖大及熊大等人的建议,尝试将心力放字一篇上面,但后来又发现,没办法。 老头自己没办法将心力专注在一篇上,只要閑来无事,在赶稿之余重看自己写的文章时,一堆的灵感便会逼得老头动只打出来,无奈之下,只好由他。 既然是本性,强制的扼杀岂不是反其道而行,各位若是看不过去,老头也只能说、、、多多见谅了 有点熟悉但又有点陌生的脸孔出现在达特面前,说熟悉是因为达特记得他也是曾经为了蕾茜找他麻烦的人之一,但因为‘不小心’的意外,而跌断腿在家修养许久,说陌生是因为达特连他的名字都想不 起来。 ‘你是、、那个、、、约翰、、不、不对、、纳布里、、呃、、好像也不是、、’ ‘我叫瑞特?德络姆!!’ 认为自己被人严重的轻视,让德络姆接近怒吼的叫道,但看到达特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德络姆的怒火更像是火山爆炸一般。 其实也不能怪达特没有记性,为了蕾茜、亚莉、拉娜她们而找他麻烦的人根本多不胜数,在次数过于频繁又了无新意(原因不是蕾茜就是亚莉,再来就是拉娜,好一点的也不过是想要一人独吞)的情况 下,时间一久,对达特来说,那些人根本就连长相也差不到那去,都是二只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只有心情好的时候会去记住一两个人的名字,其他大概是看过就忘。 不过说回来,虽然印像不深,但是依照达特的记忆,德络姆的实力应该不足以通过预赛才对,那幺、、、 仔细看看德络姆,全身式的重装铠甲,在胸前闪闪发光的宝石显然有着魔力的波动,由感觉判断应该是使用风系的魔法来减轻重量吧,再来、、、 ‘龙吻;蛇咬,真是有钱呀。’ 当看到德络姆右手的蛇咬及左手的龙吻后,达特感叹的说道,蛇咬与龙吻都是远距离攻击型的武器,龙吻因为适合广範围性的攻击,所以大都是由军队等大批的集团使用,在价格上较为便宜,大概一具 需要九千枚金币,而蛇咬则是专用于暗袭等,通常是由有特定需求的人使用,所以时常有进行改造等的需求,一具最少也要一万五千枚金币,而现在德络姆双手都装备了蛇咬及龙吻,加上那身铠甲,少说也 花上了四万枚金币以上。 正在思考时,德络姆的已经抢先发动攻击,右手的蛇咬一闪,蛇头型的尖头无声无息的射出,布满利刃的白银炼身,宛如真的毒蛇一般扭动着射向达特,转眼间便射向达特心口,出手狠辣无比。 达特轻轻的向右一晃,惊险的闪过射向心髒的蛇咬,但蛇咬的蛇头一扭,在半空中回旋一转,又再次的刺向达特的后脑,达特头也不回,脑袋一偏再次的闪过,只见蛇咬在德络姆的操控下,活灵活现的 扭动突袭,逼得达特左闪右躲的,显然德络姆在操控上,下了一番功夫。 看着达特闪躲的狼狈模样,德络姆实在很想要开口嘲笑他一番,但为了要专注的控制蛇咬,他必须将全副的精神放在操作上,只好强忍住嘲笑的冲动,将蛇咬驱使得更加凌厉。 但即使蛇咬的攻击再凌厉,角度再刁钻,达特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过,而且不时抽空用脚踢起石头射向德络姆,但不管从那个角度射去的石头,在击中德络姆前,都会出现一阵怪风将石头挡住。 ‘风之结界吗?’ 达特一边闪躲,一遍暗自皱眉,一个空翻闪过蛇咬由下往上的突击,顺势一脚踢在蛇头无刃的地方上,整个人借力往后跳出蛇咬剑身所形成的包围圈。 德络姆迅速收回蛇咬,左手的龙吻对准还在半空的达特,散弹形式的一次射出十几颗小光球,身在半空的达特无处借力,眼看就要被光球打中时,达特突然身形一转,变成正面对上光球,同时双手齐出, 缓缓的往两旁分开,只见每颗光球与达特的手一接触,就像是羽毛碰到风一般,柔顺的顺着达特的手往两旁分开,当达特落地的同时,光球也从他两旁飞过,引起四周的观众一阵惊呼,德络姆也不敢相信的 看着那一幕。 而越过达特的光球,直直的射向观众席,眼看就要命中观众时,突然在半途爆炸,同时在爆炸区域的位置上出现一阵模糊的波纹,随即又归于正常。 “布下结界了吗?” 看到这一幕的达特暗自想道,但就在这一分心的同时,德络姆的蛇咬又再次的由后攻到,一时闪避不及的达特被这一击划过左臂,鲜血布满整个左臂。 偷袭成功的德络姆兴奋的不断驱动蛇咬继续攻击,达特一边按住伤口,一边闪躲,但动作显然已没有先前的流畅。 就在达特在比赛场上时,休息室内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 ‘十二犬可能就是败在他那招上。’ 预赛时与达特身在同一结界的熊族人看着达特适才拨开光球的那招,站在他旁边的是大犬以及一名醉眼惺忪的中年虎族。 ‘殿下的意思是?’ 大犬恭敬的问道,被称为殿下的熊族人说道: ‘你不是说过,十二犬他们身上的伤都是自己人打的吗?照刚才的情形看来,很有可能是被那个人族的那怪招造成的。虎老,您的看法是?’ 被称为虎老的虎族人打个酒嗝,懒懒得说道: ‘殿下说的没错,那个人族的所用的招式,很像是古武学中失传的手法,我记得、、好像是叫太极的吧。’ 当魔法开始盛行之后,许多人都开始研究将武术及魔法相结合的方式,也成功的研创出不少的奇学,但相对的,一些在魔法还未盛行前的旧世界武学,也都一一失传了,这名虎族人能够看得出达特的招 式,已经可以算是见多识广了,只见虎族人说完话后又拿起酒壶灌了一大口,看了眼场中的二人笑道: ‘那个包得像铁罐的人族要完了。’ 场中,即使达特因为受伤的关系,而使得身形没有以往流畅,但德络姆的蛇咬不管往那个角度都无法再伤到达特,久攻不下的德络姆越来越沈不住气,蛇咬的攻击渐渐变得杂乱无章。 “差不多了吧。” 达特一边闪躲一边估算情况,蛇咬是依靠魔力驱动及精神力来进行控制的,德络姆能够这样灵活运用蛇咬,显然是经过高人指点外又勤加练习,但毕竟修养不足,应该稍微刺激一下便能制造一堆破绽。 所以达特先故意使左臂受伤,让德络姆以为自己因为伤势而动作受阻,在这种情况下攻击却仍然达不到效果的话,以德络姆的个性一定会出现破绽。果然,一切跟达特的估计一样,杂乱无章的攻击在达 特眼中已经毫无威胁性,达特可以轻松的闪躲(虽然表面要装得很累),顺便思考解决的方式。 但即使德络姆现在的情绪已经开始浮动,他所穿的那身风之铠甲仍是一个麻烦,而且还再加上左手的龙吻,若是一个判断出错,达特可能就要面临一连串的轰炸。 若是手上有兵器,达特可能会选择以硬碰硬的方式先摧毁蛇咬,再伺机解决龙吻,然后再将那个碍眼的铠甲毁掉,但现在手上并没兵器,达特即使想要硬碰硬也没办法,只能改动一下顺序了。 打定主意后,达特身形突然加快,左闪右躲达特已再次脱出蛇咬形成的包围网,来到德络姆前方约五尺处的位置,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达特突然爆喝一声,德络姆只感觉到全身像是受到重击一般猛烈 一颤,同时间达特扬手射出七块石头。 德络姆本身还在因达特适才那一喝而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石块射向自己,虽然无法档格,但德络姆一点也没有紧张或担心的意思,他身上所穿的风之铠甲,是他们家族的传家之宝,胸前所镶的 魔法石除了能够让铠甲的重量减轻到与皮甲不相上下外,其本身还具有自我保护能力,任何的突击都会被铠甲本身的风之结界而阻挡,所以对达特所射来的石块,他一点也不以为意。 只见七块石头成一直线的射向德络姆,当第一块石头被风之结界的风挡住时,第二块石块突然加快速度撞上第一块,二块石头内暗藏的气劲在德络姆的胸前炸开,引发的暴风将风之结界撞开一个小缝, 这时第三块石头趁机射进这条小缝,当它再被挡住时,后面的第四块石头跟着撞上,再次的将结界先前的细缝又再次加大,第五及第六块石头同样在来一次后,便将德络姆胸前的结界炸出一条通路,刚好让 第七块石头穿过结界直接命中胸前的魔法宝石。 只听一声巨响,德络姆的往后倒退几步,第七块石头撞得粉碎,而风之铠甲上的宝石完好无缺,德络姆看了先是一愣,随即狂笑道: ‘哈哈哈!亏我还以为你做出什幺大事,原来不过如此而已,哈!哈哈、、、’ 笑声嘎然而止,德络姆突然发觉身上的风之铠甲变得无比沉重,完全没有先前的轻盈,低头一看,只见原本镶在胸前的魔法宝石,现在竟然自铠甲上脱落掉到地上,突来的变故让德络姆完全不知如何反 应,眼前突然一花,达特以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一掌抵在他的胸前。 ‘下次记住,不能运用自如的宝物,最好不要使用。’ 这是德络姆最后听到的话,一股强大的震动自胸前打进他的身体,一阵强大的痛楚自身体内往外扩散,让德络姆连惨叫都未发出,便已昏厥过去。 这一场达特其实胜得侥幸,如果他灌注在第七块石头内的震劲,无法将风之铠甲的魔法宝石震下的话,在无法近身又缺乏兵器的情况下,达特即使能胜也无法像这样胜得轻松自在。 而周围的观众及休息室中的选手,都只看到达特在德络姆的胸前按了一下,德络姆瞬间便口鼻喷血,整个人向后倒去,而达特只是随意的拍拍身上的灰尘,轻松自在的走回比赛场中央,完全没想到达特 在这短短的几招中,赌上多大的赌注。 ‘呵呵呵,我现在真的希望这个小伙子能跟我比一场了。’ 一口喝完壶中的烈酒,中年虎族浑身自然发出一股气势,那名人族的少年已经激发起他潜隐多年的斗志,昔日兽人族中的猛将,醉猛虎亨德傲立对千军的不倒斗志。 而不只是亨德,几乎休息中的所有人都以不同的心思看着达特,包含潜藏在角落中的两双阴暗邪恶的眼神、、